Insight to Sahara – 撒哈拉沙漠之旅

Insight into Sahara – 撒哈拉沙漠之旅

2005-05-16/17 by Marcus Zou

昨天晚上忙到午夜12点才睡觉,早上4点就醒了,竟然睡意全无。一边吃早点,一边上MSN和Jennifer聊天到5点一刻,5点三刻我和穆罕默德·戈拉达(Mohamed Grada)终于踏上了驱车穿越撒哈拉沙漠(利比亚部分)之旅。

应该说的黎波里(Tripoli)的“卫星城”还是挺漂亮的。向南驶出的黎波里约50公里便是这些散布的“卫星城”了,和中国的城市规模相比应该算是小镇吧。这些小镇一般住户不多,非常安静,早起的居民在家周围的院子里散步;绿色的小片树林和鲜艳夺目的花丛点缀其间,没有任何工业污染的小镇让人感到心旷神怡。

越过海拔约200米的最后一座山顶小镇,约50公里长的“卫星城”便结束了,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片茫茫无际的砾漠,据穆罕默德·戈拉达称:这就是撒哈拉沙漠的北起点了。因为靠地中海较近,受地中海式气候的影响,北起点附近还不是那种颗粒很细的“沙”漠,而是
“砾”漠。在撒哈拉沙漠里穿行,面前呈现的永远是天空、黄沙和沥青公路的组合,除此三项,别无他物。

以150km/h的时速行驶在撒哈拉沙漠里面,除了枯燥,还是枯燥。枯燥归枯燥,驾车得小心:其一,常见路面为流沙覆盖,因此车速不宜太快;其二,一见加油站,立即加油,因为过了这个加油站,下一加油站可能在几百公里以外,这边的车辆又多是“油老虎”,吃油很凶,万一中途“弹尽粮绝”,后果不堪设想。

我们是沿一条柏油公路向南前行的,这条公路的等级相当于中国的“国道”,同时又兼有类似中国新疆塔中的“沙漠公路”的重任,加上又是由首都的黎波里通向利比亚第三大城市萨波哈(Sabha)的必由之路,这条路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这条路始于的黎波里,经萨波哈到达西南重镇奥巴里(Awbari)和木组克(Murzuq),全长约1200公里,基本纵贯了撒哈拉沙漠在利比亚的部分。这条路由德国著名路桥建设公司贝尔芬节(Belfenjer)公司于20世纪70年代承担建造,设计简约,功能完备,至今仍然完好如初,由此可见德国工业的高质量水平。

与上述沙漠公路伴随而行的是一项利比亚历史上的宏伟工程—-“大人工河工程”(Great Man-Made River Project),相当于中国的“南水北调”工程。因为利比亚北部位于地中海边,地下水为咸水,于是卡扎菲政府于20世纪80年代启动了这一规模宏大,造价奇高的调水工程。由于造价奇高,部分老百姓颇有怨言,但许多身在福中的城市居民,尤其是的黎波里和班加西(Banghazi)的城市居民还是对该项工程投赞成票的。该工程由利比亚政府和韩国Donga公司以及英国一家公司组成的合资公司投资兴建,工程共东、西两线,分两期完成:东线工程为第一期工程,于1982-1990年完成,南起斯里尔(Srier),北至利比亚第二大城市班加西(Banghazi);西线工程为第二期工程,于1990-1999年完成,南起萨波哈附近的骚内(Hsawne),北至首都的黎波里。工程虽然已经完成,现在在工程沿线上仍然有工程技术人员随时维护,尤其在肖里夫(Shawrif)等重地。肖里夫是西线上的储水站(Storage Tank)和加能站(Booster Point),穆罕默德·戈拉达的朋友就在此上班,他的朋友盛情邀请我们在这儿吃午饭时,我亲眼见识了此处营地的豪华装饰和英国式的“高而严
”的项目管理机制。

驱车830公里后,见到的是一片绿洲和农场,穿过硕果累累的农场,就是利比亚第三大城市萨波哈(Sabha)了。我用Thuraya卫星手机的GPS功能定位得知,萨波哈城位于北回归线以内,属于热带,昼夜温差大,加上绿洲内土壤肥沃,因此这儿出产的瓜果含糖量高,香甜可口,农业,尤其瓜果蔬菜种植业是本地的支柱产业,每年都有大量的瓜果和蔬菜销往全国各地及出口到周边国家。时值5月中旬,这儿的瓜果成熟季节已经到来,一路上经常见到满载瓜果蔬菜的运输车队;我们尝了尝好客的当地人仍过来的一种不知名的类似苹果的水果,咬一口,感觉甜到心里去了。

我们终于找到了当地一家全功能的酒店—-非洲大酒店(Africa Hotel)安顿下来。这是当地最好的酒店之一,该酒店有9层,在众多矮小建筑的衬托下,真有点“鹤立鸡群”的感觉了。我们下榻在6层的房间,推开窗户,整个萨波哈城尽收眼底,深吸一口气,感受一下撒哈拉沙漠的“味道”,到了晚上,眼底一片灯火辉煌,车水马龙,颇有几分大都市的派头。

早上起来,推开窗户,竟有小鸟于苍翠欲滴的枝头婉转欢唱,委实惬意。无奈此乃“他乡明月”,不能眷恋太久,上午8:00,我们又驱车上路了。

从萨伯哈(Sabha)到奥巴里(Awbari),计210公里的路程,但竟然开了两个半小时。因为这一路上的小片绿洲很多,有如仙人无意散下的珍珠。一路小村镇星罗棋布,基本连绵不断。但绿洲与绿洲之间就是百分百的撒哈拉沙漠了,茫无际崖;沙是很纯净的土黄色,颗粒很细,稍有风起,便随之起舞。间或有柏油路面被流沙侵占了大部,因此再以150km/h的时速行驶就根本不可能了。现在面前呈现的是灰色的天空、土黄的沙丘、绿绿的农场和青色的公路的组合了。

在沙漠公路上前行的车辆中,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两种典型的旅行车队。

其一是“AFM全家旅行(All Family Members Trip)”。这儿的阿拉伯人家一般人口众多,一家拥有2-3辆车也属常见,因此到了空闲时间,举家出游的情况很常见。家中的大儿子开一辆宽敞的旅行轿车,带着母亲和兄弟姐妹,行车在前,作父亲的开一辆日本三菱皮卡,托载足量的燃料和食物殿后。举家出游,欢声满路。

其二是“DEF沙漠体验者车队(Desert Experiencer Fleet Trip)”。这种车队多半来自欧洲,10人以上结伴而行,要么清一色的摩托车,要么清一色的越野吉普。如此旅行,一则可以体验挑战撒哈拉沙漠的刺激,二则可以享受“免费”的日光浴,撒哈拉的魅力使得远离沙漠在钢筋混凝土中作困兽斗的欧洲人对此趋之若鹜。我们见到了一只来自REPSOL公司的沙漠体验者车队,REPSOL是西班牙最大的石油公司,和利比亚石油局合作多年,在奥巴里地区建有油田,这些沙漠体验者是来上班的,他们坐飞机到达的黎波里后,驾摩托车从的黎波里经萨伯哈到奥巴里油田来上班,倒班回家时,再原路返回。他们车速不快,但自得其乐。

从萨伯哈到奥巴里的路上,虽然温度很高,但当地人无论男女均已头巾蒙面,究其原因,风沙太剧,轻薄的头巾是阻挡风沙的最好利器。

与当地人蒙面而行形成对照的是,大量小片绿洲被风沙“蒙面”,大片吞噬,令人痛心。近年来,利比亚石油勘探开发力度加大,忽视了对环境的保护,黄沙一天天北进,导致沿途绿洲的许多绿色树林被大片吞噬,真是令人扼腕叹息。

沿途看到的另一景象是蛛网般密布的电力网络,问及原因,这是向尼日尔、乍得、马里、毛里塔尼亚等邻国免费输送电力的电网。利比亚原本是一石油富国,自40年前起,免费向这些相对贫穷的邻国免费供应电力,修建水利设施,至今未断,俨然一副富可敌国的“大哥”风范。不过,卡扎菲领导的大阿拉伯利比亚社会主义民众国,长期以来不向美英屈服,国内人民生活无忧,作为非洲最大的石油生产国,其综合国力不可小视,确实是阿拉伯世界的一面旗帜。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